久攻不下,却因一次后防失误在第57分钟率先失守,法兰克福只用了12分钟就成功扳平。加时赛行将结束之际,特拉普不可思议地伸出右腿挡住肯特势在必进的近距离推射,几乎以一己之力将“雄鹰”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大难不死,果然有后福。特拉普在点球决战第4轮成功挡住拉姆齐的射门,而法兰克福5人全部高质量命中!5比4,“雄鹰”终于在时隔42年之后,重新捧起了欧联杯(前身为联盟杯)这座沉甸甸的欧战奖杯,并历史性地获得改制后的欧冠联赛入场券。

有后福的不光是法兰克福,还有德甲联赛。在这样一个欧冠只有拜仁一队闯入淘汰赛,而且在1/4决赛就被西甲第7比利亚雷亚尔爆冷淘汰的赛季中,仅列德甲第11的法兰克福通过先后淘汰皇家贝蒂斯、巴塞罗那和西汉姆联,并最终以不败战绩在塞维利亚登顶的英勇表现,保住了德甲的颜面,也使得德甲将在新赛季拥有多达8个欧战席位,并首次有5队出征欧冠。

德甲联赛和德国足球要向法兰克福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正如德国足球职业联盟新任CEO霍普芬女士所说的那样:“得到自家球迷大力助推的法兰克福,为德甲联赛打了最有意义的广告。”兼任德国足协主席团第一副主席与职业联盟监事会主席的多特蒙德总裁瓦茨克则说:“这是属于法兰克福以及德国足球的杰出成就!”

客观地说,法兰克福在塞维利亚的决战中,并没有重现淘汰巴萨或西汉姆时的气势与高效。他们似乎有些走背运。此前能连克强敌,一大制胜法宝是抢开局,抢上半场的开局,也抢下半场的开局。对巴萨首回合,德国U21国脚克瑙夫在换边后不到3分钟就轰入世界波;对巴萨次回合,林斯特伦开场不到3分钟就创造点球,并由科斯蒂奇一蹴而就;打西汉姆首回合,克瑙夫甚至在开场仅仅49秒就头球首开纪录,而镰田大地的致胜球则在易边后第9分钟就打进。

然而与流浪者的决战踢了不到5分钟,比赛就因法兰克福队长罗德头破血流而彻底停顿。在拼抢中,半决赛次回合绝杀莱比锡RB的伦兹特拉姆抬脚过高,鞋钉划破了罗德前额。但如此危险的动作,竟然连黄牌都没有。幸运的是,罗德经过包扎后可以继续比赛。这位效力过拜仁与多特蒙德的中场硬汉赛后表示,自己受的只是皮外伤,并没有失去意识,“其实我当时只是想到了世界杯决赛上的‘小猪’。”

2014年世界杯决赛上,施魏因斯泰格在加时赛下半场与阿圭罗争顶时被对方手部打中,造成右眼框下方出血。如此浴血奋战的英勇形象,刻在了后来与其成为队友的罗德心中。最终,法兰克福队长带伤一直踢到90分钟才由亚基奇入替,没有令原本就缺少了后防中坚欣特埃格(对西汉姆次回合一开场就伤退)的法兰克福一开场就再折主将。

换边之后,法兰克福实施高位逼抢,试图尽早打破僵局。就在形势一片大好之际,特拉普一个大脚被戈尔森从后场直接头球顶了回来,索乌不慎头球蹭向自家防守三区,而图塔在回追过程中又意外拉伤倒地,令阿里博一下子就形成单刀,并最终左脚低射破门。

不过,法兰克福这个赛季已经踢过了太多逆风球,对于各种意外也见怪不怪了。年轻的图塔伤退,给了已经38岁的长谷部诚早早登场的机会。这位仍未挂靴就已入选德甲名人堂的日本老将立即进入角色,令这条刚刚遭受重创的防线,以及全队都迅速缓过了神来。于是,法兰克福继续坚决地实施高位逼抢,并由罗德断球妙传,可惜镰田大地反越位面对出击的麦格雷戈右脚挑射越过了门楣。

错失这次良机后仅仅2分钟,又是法兰克福的“大腿”——在诺坎普2球1助攻并像梅西那样脱下10号球衣向看台展示的科斯蒂奇站了出来。他在左边路面对斯科特赖特的贴身防守,依旧“肆无忌惮”地左脚传中,戈尔森稍微一愣神,就让小个子博雷从身后伸出右脚一挡飞入球门近角!继对巴萨次回合的世界波,以及对西汉姆次回合的一击制胜,这位产量不高(今季各项赛事45场打进12球)的哥伦比亚前锋又一次在关键场合斩获关键进球。

此球当然也归功于“德甲传中王”科斯蒂奇。当今世界足坛,或许只有这位塞尔维亚边锋能在对手挡在面前的情况下,依旧稳定地用左脚传中或小角度低射远角。强如巴萨和拜仁,都败给了他这只防不胜防的左脚,流浪者不过是又一个普普通通的受害者罢了。

由于淘汰巴萨和西汉姆时表现出彩的镰田大地和克瑙夫脚风不顺,及时伤愈复出的德甲本赛季最佳新秀林斯特伦也欠缺一点运气,替下林斯特伦的海于格更是完全不在状态,加上塞维利亚31摄氏度的高温,使得场面占优的法兰克福无力在90分钟内解决战斗。

这支板凳厚度不足的球队已经没有再多后手了,尤其是在进攻端。而踢到100分钟时,主帅格拉斯纳甚至被迫要用替补左后卫伦茨换下体力透支的左中卫恩迪卡——3名主力中卫全部不在场上了!这一隐患,险些导致法兰克福整个赛季的神奇毁于一旦。

第118分钟,流浪者突然从右路长传发难,刚刚替补登场的鲁夫快速前插,赶在皮球整体滚出底线之前横传还被长谷部诚挡了一下形成折射,此前令多特蒙德与莱比锡吃尽苦头的英格兰边锋肯特后点包抄,抢在亚基奇之前左脚推射,眼看必进无疑。电光火石之间,特拉普不仅迅速横移,而且早早就伸出右腿,最终结结实实地扼杀了这个99%的绝杀球!

特拉普赛后说:“那就是我站在那里的意义——当球队需要的时候,我就去帮助球队。我尽可能地扩大自己的身体。那种情况下,老实说,你也需要一点运气。也包括了随后的补射。”

特拉普的这一记右脚救险,不禁让人联想到去年10月初做客安联竞技场那一幕。当时面对莱万多夫斯基近在咫尺的大力头球,门前孤立无援的特拉普也是下意识地张开右脚一挡,不可思议地化险为夷,也为科斯蒂奇第83分钟一击制胜埋下了伏笔。

法兰克福侥幸避免在加时赛被绝杀,给了特拉普良好的预感,“当你在这种情况下活了过来,你就会感觉到今天是属于你的了。”拥趸也坚信,球队必有后福。就像1/8决赛主场对贝蒂斯的第二回合,伊格莱西亚斯第109分钟近距离头球顶中了横梁,逃过一劫的法兰克福最终在加时赛进入补时阶段时,由科斯蒂奇任意球传中,制造了吉多罗德里格斯的绝杀乌龙。

这一回,法兰克福的幸运一击没有在加时赛结束前出现。但不要紧,该来的后福还是会来的。在这场射门质量极高的点球决战当中,双方前3轮弹无虚发。特拉普在前2轮都扑错方向之后,第3轮已经猜对了阿菲尔德的射门角度,只可惜扑救差之毫厘。

到了第4轮,加时赛结束前才替补登场的威尔士名将拉姆齐打出了当晚质量最差的一脚点球,倒向自己右侧的特拉普用左脚挡出了“死神”这记踢向中路的射门。先是右脚,后是左脚,这位德国国门不是用手,而是用双脚守卫了法兰克福!当最后一个登场的博雷用一脚不可扑救的打门直挂球门左上角,拉蒙-桑切斯-皮斯胡安球场与法兰克福德意志银行公园,共同进入了派对时间!

3年前,法兰克福在欧联杯半决赛次回合互射点球惜败于另一支身穿蓝色球衣的英国球队——切尔西。如今,法兰克福用完美的方式弥补了遗憾。特拉普就说:“3年前我们点球输给了切尔西,如今我们付出了如此大的努力,并最终得到了回报。也许今天我们拿到这个冠军,多少有些因果循环的意味吧。”

法兰克福这次夺冠的含金量,丝毫不亚于拜仁2019/20赛季以全胜战绩在欧冠封王。“雄鹰”一路不仅保持不败(7胜6平),淘汰了一个又一个理论实力更强的对手,包括夺冠大热巴萨,而且既有两回合双杀(西汉姆),又有加时险胜(贝蒂斯),更有点球拿下冠军,简直就是专治各种不服。

过去30年有过太多不幸的法兰克福(1991/92赛季最后一轮因裁判误判在罗斯托克痛失最接近的一次德甲冠军,1996年首次降级,2001、2004和2011年又接连3次降到德乙,2016年靠附加赛才侥幸保级),自从2018年在尼科科瓦奇领导下爆冷击败拜仁而捧起德国杯以来(该队30年来首个顶级赛事冠军),似乎一下子就时来运转了,这次夺冠更是要感谢幸运女神的一路眷顾。

除了对贝蒂斯的加时赛补时绝杀,法兰克福在小组赛还曾3次补时进球——对安特卫普的两回合都是替补登场的帕先西亚建功,抢下1胜1平,客场对奥林匹亚科斯则是海于格替补出场后第91分钟绝杀。这还没有算首轮主场对费内巴切时,默吉姆贝里沙的补射进球,因他在佩尔卡斯主罚点球时提前冲入禁区而被VAR吹掉!

这一路下来,法兰克福各式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其戏剧性堪比皇马本赛季在欧冠淘汰赛的连续逆转。如果说皇马拥有所谓的“欧冠DNA”,那么法兰克福能在欧联杯有如此好运,或许应该归功于他们多年来对于这项被不少德甲俱乐部视为鸡肋的欧洲次级赛事的重视。这是对于努力与重视的回报。

4月初在迎来与巴萨的“世纪之战”之前,曾在2003年12月到2016年5月间一直担任法兰克福董事会主席的布鲁赫哈根就指出:“对于法兰克福来说,欧联杯特别重要。赛费特(霍普芬的前任)也多次称赞,法兰克福带着必要的严谨态度去对待这项赛事。”至于很多其他德甲球队,则完全是另一种态度,“否则也不会出现其他德甲球队一支接着一支出局的结果了。”

法兰克福相隔42年的两次夺冠,也见证了德甲俱乐部在这项欧洲次级赛事当中的兴衰。在法兰克福1980年击败门兴格拉德巴赫捧杯之前,德甲有且只有门兴一家打进过这项赛事的决赛(1973年负于利物浦),并且2次夺冠(1975、1979年)。而在那之后,德甲在不到20年间又有科隆(1986年亚军)、勒沃库森(1988年冠军)、斯图加特(1989年亚军)、多特蒙德(1993年亚军)、拜仁(1996年冠军)和沙尔克04(1997年冠军)先后打进决赛,并拿到了3个冠军。

然而,经历1978到1997的“黄金20年”之后,伴随着联盟杯从1997/98赛季改为决赛单场定胜负,德甲球队便成为了这个冠军的绝缘体。多特蒙德在德甲夺冠的2002年决赛爆冷输给费耶诺德,拜仁上一次参赛——2007/08赛季在半决赛被最终夺冠的泽尼特打爆,一年后不来梅又输掉了末届联盟杯决赛(加时不敌顿涅茨矿工)。

自从改制并更名为欧联杯之后,德甲已经连续12年没能打进这项赛事的决赛——在此期间拜仁都已经4次打进欧冠决赛并2次成就三冠伟业了。直到法兰克福今天再次夺冠,如此尴尬的20年才总算作古。法兰克福还成为自“鲁尔区双雄”多特蒙德和沙尔克在1997年分别成为欧冠和联盟杯冠军以来,除拜仁以外首支拿到欧战冠军的德甲球队,这也是另一个令发展严重失衡的德国俱乐部足球感到欣慰的事实。

当然,法兰克福一家争气,并不能完全代表其他德甲球队,尤其是在这样一个整体发挥疲软的欧战赛季当中——德国本赛季的欧战系数屈居英格兰、荷兰、法国和西班牙之后,暂列第5。而在新赛季,德甲将继1997/98、2000/01和2005/06赛季之后, 第4次有多达8队出征欧战,这既有利,也有弊。

法兰克福固然是最大赢家,他们不光拿到了860万欧元的欧联杯冠军奖金,还将获得至少350万的欧洲超级杯参赛奖金(夺冠还将增加100万)。首次打进欧冠小组赛,更是保底了1564万。这对于财政状况一直较为吃紧(尤其是疫情以来),连年要靠出售球星维持运营的法兰克福,如同久旱逢甘露。对于像合同只剩一年的科斯蒂奇(去年夏窗一度罢工闹转会)、恩迪卡和镰田大地,法兰克福如今有了跟他们涨薪续约的财政与竞技条件了。

由于欧联杯冠军将获得种子队资格,法兰克福下赛季在欧冠或许还可以分入一个完全有可能出线再战欧联杯。但不同于令人放心的法兰克福,来季将代表德甲参加欧联杯的柏林联盟和弗赖堡,以及将首次参加欧协杯的科隆(要从资格赛附加赛打起),究竟能走多远首先要打上一个巨大的问号。

要知道,柏林联盟本赛季在欧协杯都未能小组出线。弗赖堡对上一次参加欧战——2017/18赛季就直接止步于欧联杯资格赛第3轮,而2013/14赛季直入欧联杯小组赛也未能出线场。近年沦为“升降机”的科隆上一次参加欧战是在2017/18赛季,当季不仅欧联杯小组出局(另外2支欧联杯参赛队霍芬海姆和柏林赫塔也是小组出局!),甚至还最终从德甲降级。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Tagged With: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